玛沁信息港!为您优选文章,天天快乐阅读!
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哇!繁體版
首页 > 洛阳在押父亲急求割肝救子 当地政法委领导批示后迟迟未解决

洛阳在押父亲急求割肝救子 当地政法委领导批示后迟迟未解决 作者 / 郑元畅

  洛阳在押父亲急求割肝救子,当地政法委领导批示后迟迟未解决

  望着儿子日渐鼓胀的腹部,何皎焦虑万分。

  今年7岁的辰辰在出生时被确诊先天性胆道闭锁,经葛西手术后仍未痊愈,胆汁淤积导致严重的肝硬化,生命危在旦夕。存活的希望只剩下肝移植手术。

  在辰辰所有直系亲属或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内,唯有父亲刘任伟与他配型成功。然而,2019年1月,当时还是洛阳市嵩县森林公安局派出所所长的刘任伟因涉嫌开设赌场犯罪被刑事拘留,2019年12月31日,洛阳市涧西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刑期至2022年7月23日止。刘任伟不服,提出上诉,后经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维持原判。

  刘任伟被判刑前,何皎和刘任伟的律师杜家迁在当地公安机关、法院和地方政法机关间来回奔走,为刘任伟申请变更强制措施。

  2019年8月8日,洛阳市信访局曾致函中共嵩县县委政法委,转达洛阳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批示,要求嵩县政法委和涧西政法委关注辰辰的医治情况,“依情依理依法解决到位”。

  然而,近一年时间过去了,事情未有眉目,辰辰的身体每况愈下,何皎不知道儿子能否等到父亲出来的那一天。

  先天性胆道闭锁:葛西术后7年,亟待肝移植

  辰辰打出生起就和别的孩子不同:浑身皮肤蜡黄,肚子鼓鼓的,排泄物呈现白色。

  2013年,她和丈夫带着儿子四处求医,最终在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确诊为先天性胆道闭锁三型。

  胆道闭锁,是新生儿期一种严重黄疸性疾病,在成活新生儿中的发病率约在五千分之一至一万两千分之一。

  因胆汁无法从胆管顺利排出,胆道闭锁患儿通常浑身蜡黄,并且随着胆汁淤积,逐渐发生不可逆转的肝硬化,终至肝功能衰竭和肝昏迷,多数活不过1岁。目前,最有效的治疗办法就是进行肝移植手术。

  何皎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确诊时因辰辰刚满一个月,医院给出的方案是先行葛西手术,即用肠道替代胆道排出胆汁,如效果不佳,待长大后再行肝移植术。

  作为胆道闭锁的早期治疗手段,葛西手术并不完美。因小儿肝内胆管很细,要做到肝内胆管与空肠完全吻合,难度很大,部分胆汁仍不能排入肠道。

  此外,对常人来说,胆汁从胆道进入肠道时,有奥狄氏括约肌控制,可防止十二指肠内的消化液进入胆管,但葛西手术后,上述纤维组织被剥除,肠道内的消化液和食糜容易进入肝内胆管,诱发炎症。

  这些病症都在辰辰身上发生了。7年来,何皎每年都要带着辰辰到郑州和北京复诊,时刻监测他的身体状况,为肝移植手术等候时机。

  因胆汁淤积,辰辰的肝已经发生硬化,伴随出现的还有脾脏肿大和门静脉高压症,以及脾功能亢进。鼓胀的腹部挤压到辰辰正在生长的骨骼,形成了肉眼可见的肋骨外翻。同时,食管胃底静脉曲张也阻碍了辰辰正常的进食,“稍微硬一些的食物都可能会划破他的食道,造成出血”,只能以流食度日。

  2019年初,辰辰因腹胀难耐,进住进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下称“郑大一附院”)。医院肝移植专家告诉何皎,必须尽快为孩子安排肝移植手术。澎湃新闻获得的诊断证明显示,经过专家评估,辰辰随时会出现消化道出血等症状,手术指征明确。

  等不到的供体:母亲罹患肺癌,父亲身陷囹圄

  2019年1月24日,何皎的丈夫刘任伟因涉嫌开设赌场犯罪被洛阳市公安局南昌路分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2日被洛阳市公安局南昌路分局执行逮捕,之后被羁押于洛阳市看守所。事发前,刘任伟任嵩县森林公安局派出所所长。

  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人民法院2019年12月31日作出的一审判决书显示,刘任伟犯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五万元。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自2019年1月24日起至2022年7月23日止。

  涧西区法院认为,自2014年以来,第一被告人张某党先后纠集多人,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先后在嵩县区域内多次实施寻衅滋事、非法拘禁、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损害了当地群众的合法权益,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一审判决下达后,刘任伟提出上诉。2020年5月17日,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为了尽早给辰辰安排肝移植手术,在刘任伟被羁押的时间里,辰辰和何皎先后住院,接受检查和评估。

  澎湃新闻了解到,目前肝移植的器官来源可分两种渠道,一种是等待来源于志愿者捐赠的供体;另一种则是由直系亲属或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提供。

  何皎告诉澎湃新闻,辰辰住院后即在郑大一附院登记排队了,但供体是随机分配的,“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住院病历显示,2019年2月28日至3月25日,辰辰在郑大一附院内一躺就是89天,但供体捐赠仍遥遥无期。此后一年内,辰辰又先后两次住进郑大一附院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下称“北京友谊医院”),但都未能排上肝移植手术。

  时间紧迫,何皎决定割肝救子。

  然而在进行一系列术前检查时,何皎也被查出罹患肺癌,就此丧失了为儿子捐献肝脏的条件。今年1月10日,何皎在北京友谊医院进行了右肺下叶部分切除术手术。

  1月15日的出院记录显示,除了肺部癌症,何皎在术前检查时还发现了胃壁肿物和肝血管瘤,医生经评估认为,她胃部的肿物不排除间质瘤的可能,已有手术指征。何皎说,想到家中需要照顾的老人和孩子,她把胃部手术暂时搁置,先行回到了洛阳。

  申请变更强制措施:政法委领导曾批示“依情依理依法解决到位”

  何皎告诉澎湃新闻,辰辰的祖父祖母及外婆都年事已高,另有一名未满18周岁的胞兄,均不符合捐献条件。目前,在辰辰所有直系亲属或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内,唯有父亲刘任伟与他配型成功。

  2019年6月,刘任伟的律师杜家迁陪同何皎来回奔走,数十次向洛阳市涧西区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洛阳市公安局、检察院、政法委递交书面材料,希望能为刘任伟申请变更强制措施。

  杜家迁在情况反馈中写道,辰辰病情危及生命,需尽快到京进行肝移植手术,他曾向负责刘任伟案件的涧西人民检察院申请取保候审,因不符合规定被否,请求检察院、公安机关本着对未成年人特别保护制度、法内容情。

  2019年6月25日,刘任伟曾在公安机关的陪同下,前往河南科技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进行腹部彩超和血液检查等配型准备。何皎提供的检查报告显示,刘任伟的各项指标都符合捐献标准。

  此后,案件获得了洛阳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的关注,并批示“请嵩县政法委和涧西政法委关注该案,关注辰辰医治情况,依情依理依法解决到位。”

  杜家迁向澎湃新闻出示的2019年8月8日洛阳市信访局致中共嵩县县委政法委的工作沟通函显示,洛阳市信访局要求嵩县政法委按领导批示要求,抓紧落实,跟进推动,并在当年8月16日前向洛阳市信访局报送工作及案件进展情况。

  2020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因会见制度变更,何皎一直未有机会同丈夫见面。杜家迁和何皎向澎湃新闻表示,自去年8月以来,他们曾多次来到涧西人民检察院和案件的审理法院沟通,但获得的答复都是“在考虑,会尽快回复”。据悉,因疫情原因,刘任伟目前仍羁押在看守所,尚未移送至监狱。

  出院回到洛阳家中后,辰辰的身体每况愈下,因门静脉高压和脾功能亢进导致辰辰的血小板减少,哪怕是轻轻的触碰都会产生大片的青紫,随时可能因为内出血危及生命。

  为了维持基本生活,尚在手术恢复期的何皎已提前回到单位上班,白天把辰辰留给外婆看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辰辰时常会问:“妈妈,你为什么哭,为什么爸爸没有和我们一起来医院?他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看我们?”面对儿子的发问,何皎感到无力。

  澎湃新闻注意到,因亲属罹患重病为在押罪犯变更强制措施的案例其实并不鲜见。据新民晚报报道,2018年12月,上海一名犯罪嫌疑人夏某某哥哥罹患白血病,只有他本人配型成功,虹口区人民检察院为此召开羁押必要性公开审查会,并最终决定对其变更强制措施。

  无独有偶,江苏徐州新沂市的吴某因盗窃罪被羁押,其间他的女儿突发急性白血病,急需造血干细胞移植,吴某与其女儿配型成功。因吴某系累犯,变更羁押措施存在较大风险,但吴某女儿治病救命又迫在眉睫,在此情形下,新沂市检察院仍认为救命要紧,决定对吴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杜家迁对澎湃新闻表示,他认为司法应该彰显人文关怀,希望洛阳政法部门能协调推进此事,“有什么能比孩子的一条生命更重要?”

  (文中辰辰、何皎为化名)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卫佳铭 【编辑:朱延静】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